跳到主要內容區

二十歲青春物語|林達陽篇


2021.06.01林達陽
二十歲青春物語|林達陽篇

那年滿18歲,考了駕照,世界一下子打開。但大學考得不如預期,還分手了,校系選填全照父母的意思,除了孤獨,什麼都不真實。北上後,常常夜裡騎快車,台北警察多,抓得勤,看著時速錶的指針在速限上緣晃動,時不時越界,感覺有什麼就要崩裂再也不能忍受了。風灌在袖子裡,快意而悲哀。迎面而來的全是黑暗。

 

一開始還沒有自己的電腦。伍佰的〈白鴿〉,陳建年的〈海洋〉,這些自由的歌我全部喜歡,但只能在心裡一再重複,解決不了任何問題那樣耽溺著賭氣著哼唱。情歌當然也聽,只是不敢多聽。怕聽了傷心,怕覺得自己被唱進去了,更怕聽了太喜歡自己的傷心,或者傷心的自己。學校裡外到處是好看明亮的女孩,隨意一條路一排店,都飄盪著甜美清澈的流行唱腔。但我還是想著厚實一點遼闊一點的那種───憂鬱一點,或孤獨一點的那種。那些算情歌嗎?歌裡意思幾乎都是渴望但我不要愛了。後來外語學院認識一個女孩,選修課的下課時間,討論一齣這樣的愛情劇本,她說,這樣想的人需要最專注最深刻最多愛,只是太小心了,太慎重了。想太久,最後就連想都不敢了。

 

那是在台北的第一個冬天。U2的歌,楊乃文的歌,王菲的歌,雷光夏的歌,像水滴凝結在起了一點點霧的窗戶。我借室友的電腦用,播這些他們不聽的曲子,面對黑漆漆的bbs介面打字。好喜歡,但是另外一種喜歡,喜歡但是不承認,喜歡但還不習慣。輪播曲目的最後,是周杰倫的〈反方向的鐘〉,呢喃模糊的歌聲像台北冬天的雨,我把音量轉得小小聲,插上耳機,很貼近但真不想聽清楚,邊聽,書一本一本看,邊看又覺得煩把音樂關掉,關了又覺得慌再把音樂打開,開得比原本的聲量,稍稍再大聲了一點。

 

就是那時開始,想要寫一些真正的詩。像在漸弱淡出的歌曲尾巴轉大音量,以為這樣可以留住、或確認什麼一樣。

 

 

【林達陽的老歌單】https://bit.ly/3ry2jg0

01. 閃靈〈海息〉​

02. 伍佰〈白鴿〉​

03. 楊乃文〈silence〉​

04. 四分衛〈項鍊〉​

05. 亂彈〈不一樣的朋友〉​

06. 五月天〈軋車〉​

07. 阿弟仔〈虎頭蜂〉​

08. 張震嶽〈同學會〉​

09. U2〈The Ground Beneath Her Feet〉​

10. 黃大煒〈離愛不遠〉​

11. 雷光夏〈原諒〉​

12. 王菲〈乘客〉​

13. 黃立行〈Effects of the high〉​

14. LUNA SEA 〈I for You〉​

15. 陳建年〈海洋〉​

16. 周杰倫〈反方向的鐘〉​

頁尾網站資訊

回頂端按鈕